逆音 | IndieRay » 采访

Home » 采访

Ωracles – 德意志的神谕

文字/采访: Chris Poppy English Version See Below Oracles一词原本是古希腊文化中向世俗揭示未来与真相的神使,如今却成为了一支德国新锐乐队的名字。目测这一队德国乐手的年龄大约都是二十上下的年轻人,然而这个源自古希腊文明的名词却给他们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Oracles最初只有四个男性成员组成, ... 
Tags: ,

专访美国著名独立迷幻乐队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采访、编辑| 吴鞑靼 Yorkson 特别感谢| Jiaxin Huang 趁着Unknown Mortal Orchestra(UMO)来伦敦演出的机会,逆音跟他们打了个照面。但因为他们到英国除了巡演还要给BCC电视台和电台录制节目,时间太匆忙没时间进行面采,于是我们就进行了简短的邮件采访。采访主要都是主唱Ruban回答的,关于新专辑和巡演。就把这当成由splitworks... 

Yamon Yamon:“瑞典乐队有着很强烈的个性”

Yamon Yamon:“瑞典乐队有着很强烈的个性” 文字/采访: Chris Poppy J代表John Lindell English Version See Below Yamon Yamon来自斯德哥尔摩,是瑞典厂牌Tenderversion的签约乐队。Yamon Yamon早在2010年就推出了乐队的首张专辑《This Wilderlessness》,这张专辑在小范围内获得了不错的反响,更有评论认为Yamon Yamon乐队在瑞典独立流行音乐的基础上独到地融合了来自美国芝加哥音乐场景中特有的实验风味。好评归好评,那张专辑并没能给乐队的事业带来较大的突破。沉默了三年之后,Yamon... 
Tags:

X is Y,关于那些在上海的摇滚乐手们

采访/ Chris Poppy 1 乐队在一段时间里没有进行任何的活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们主要在忙些什么? 离开的这段时间,X is Y并没有完全歇着,先是和Muscle Snog的卖卖一起参加了密集音乐节。我们在日本噪音大师Otomo Yoshiide演出之前表演了一段即兴噪音。这是个相当激动令人难忘的夜晚。另外,和“男孩爬绳子”的Little... 
Tags:

专访鸟撞鼓手门框:英国一年

采访| Yorkson 整理| 吴鞑靼 因为鸟撞的鼓手门框去了英国学习,所以他们几乎暂停了整一年的活动,不过今年12月他们的演出又要回来了。究竟在这一年里门框有了什么变化,逆音趁着他从卡地夫来伦敦看球的时候,和他聊了聊这一年在英国的生活。  Read More →

Xul Zolar – “德国流行乐有种趋势就是把重点放在’德国’上”

采访、文字:Chris Poppy 翻译:Vanilla Lee (English Version:See Below) 文学、艺术、与哲学,德国科隆乐队Xul Zolar的三位成员在音乐之余分别有着这三门学科的学术背景。这样的背景赋予了他们谈吐间的深度以及洞悉周遭的敏锐。从阿根廷的文人画家到德国诗人,从硬核朋克到麦斯米兰,Xul Zolar广袤的视角和旁征博引把看似简单的独立流行音乐包围在了复杂深刻的外延之内。举例来说,在他们看来,音乐在德国并不仅仅是音乐那么简单,德国的音乐常常被升格到民族主义的高度。尽管Tim在采访的最后自嘲说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艺术生,但这组年轻人对现象所做出的深刻哲思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这组高谈阔论的理想主义音乐人来自德国的科隆,他们的乐队Xul... 
Tags:

Wyoming:“我们试图找到流行音乐的界限,打破它,或是对其进行全新的诠释”

文字/采访:Chris Poppy W代表Wyoming English Version See Below Wyoming是美国的一个大州的名字,同时Wyoming也是一支来自德国的独立乐队。乐队由Sascha Lukas和Manuel Lukas两兄弟和他们的童年挚友David Stieffenhofer三人组成。几个人的音乐风格,用他们自己的话形容就是“梦幻般的独立流行”。乐队诞生于芝麻大的小镇Lorch,赶在故乡的美好回忆变作对乐队事业的束缚之前,Wyoming的三个成员明智的做出了“背井离乡”的抉择。于是三个人分别安家在了法兰克福、纽伦堡、科隆。乐队成员分居三地自然也给乐队的排练和创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但几个人还是坚持着定期回到老家Lorch父母宅院里堆满木柴的地下室里碰面彩排创作。尽管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但还是为乐迷交出了一份满意的作品。 1... 
Tags:

Fifi Rong:“四年前Tricky在myspace上面听到了我的音乐并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了合作”

文字/采访 Chris Poppy F代表Fifi Rong (English Version: See Below) 在关注Tricky新专辑《False Idols》的同时,许多来自中国的歌迷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这张专辑中的一首《Chinese Interlude》。来自中国乐迷的这份关注很容易理解,因为这是首字正腔圆的中文歌。歌曲中的女声乍听来颇有王菲的感觉,细品下去在咬字和气息上的细节处理却又有着很独到的感觉。一时间对这位女歌手的身份有了众多的猜测。由于Tricky早年间曾经造访过张北草原音乐节,于是猜测的范围被缩小到了Tricky那一次中国之行所能了解或接触到的中国女歌手们。也许这样的推理是符合逻辑的,却寻不得正确的结果。或许那一次中国之行吊起了Tricky对中国音乐的胃口,但在《Chinese... 
Tags: ,

This Void独家采访:“网上充斥着太多的音乐,需要一些业内人士来把你做得更大。”

  文字/采访 Chris Poppy D = Daniel Möbes English Version: See Below Daniel Möbes生活在德国的汉堡,并在那里组建了这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This Void乐队。他的这支This Void是用英语唱歌的德国独立摇滚乐队,在切入采访正题之前的闲聊之中,Daniel谈起了他对当下大红的Jake Bugg和Tom Odell的喜爱,以及对老牌乐队Radiohead和Coldplay的推崇。所有提到的这些音乐人和乐队,在This... 
Tags:

Exclusive独家采访:“为什么要用英语唱歌呢?我们是德国人,德语才是我们的母语。”

采访/ Chris Poppy 翻译/ Vanilla Lee (English Version: See Below) Exclusive来自德国的慕尼黑,往前稍稍追溯几年的时间,他们不过是一支模仿英伦摇滚的德国乐队,曲风是照搬英国人的,歌词也都是英语写的,那时的Exclusive普普通通,毫无特色。  Read More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