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音 | IndieRay » 专访鸟撞鼓手门框:英国一年

Home » 采访, Feature » 专访鸟撞鼓手门框:英国一年

专访鸟撞鼓手门框:英国一年

采访| Yorkson

整理| 吴鞑靼

1395176_10201112673203877_1650808248_n 941824_10201112673363881_568235562_n

因为鸟撞的鼓手门框去了英国学习,所以他们几乎暂停了整一年的活动,不过今年12月他们的演出又要回来了。究竟在这一年里门框有了什么变化,逆音趁着他从卡地夫来伦敦看球的时候,和他聊了聊这一年在英国的生活。

 

逆音:来英国多久了?

门框:今天整一年(采访日期2013年9月20日),真巧,不信你看我护照。

 

逆音:来这边是?

门框:在卡地夫大学读数学,和看球

 

逆音:当时怎么想到要出国的?

门框:当时看耶鲁公开课,就产生了出国的念头。不过主要是因为学习成绩太差了。

 

逆音:音乐方面,过来后有没有熟悉的感觉?

门框:呃……没太有。我还比较惊讶,我最喜欢的两个英国乐队,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和Spacemen 3,没几个知道,只是去唱片店的时候才有人知道。周围的本地英国人都是理工宅男,喜欢听Blink 182的那种。

 

逆音:之前在国内时听歌偏英系么?对英式音乐了解多么?

门框:没有偏向哪国。我听的其实不是特多,喜欢的就那么几个,反反复复听。

 

逆音:现在还打鼓吗?

门框:打大腿吧。偶尔敲桌子练练吧,但隔壁反应了一下,我觉得不太好,就没敲桌子了。

 

逆音:这样不会被投诉吗?

门框:也不是投诉,就是第二天吃饭的时候跟我提了一句,说我昨晚上是不是敲桌子来着,但他没说别敲。

 

逆音:卡迪夫本地的音乐场景是怎样的?

门框:挺无聊的。基本上所有乐队巡演的话,都不爱到卡迪夫来。基本上往西南走,布里斯托就到头了。我来的时候看的第一场演出是John Cale(The Velvet Underground 创始成员之一),我估计他去卡迪夫是因为他爸是卡迪夫人。

 

逆音:跟本地音乐人有接触过吗?

门框:一个美国的乐队(Brian Jonestown Massacre)吉他手,对中国的独立音乐如痴如醉的,我们就主要在Facebook上聊。对了,还跟Creation Records(英国著名独立厂牌)的创始人,叫 Joe Foster联系过,他一糟老头。前两天说要给鸟撞做Remix,500镑,有点贵,就算了。

 

逆音:和Joe Foster是怎么联系上的?

门框:也是之前那个美国人(Ricky)给联系的,Joe还有个小厂牌叫Poppy Records,说要给兵马司出合辑,也不知道进展如何,计划一年了都。

 

逆音:所以,你基本上还是观众的心态。

门框:对,感觉就一小鼓手,没人叼你。我去曼城看过Spacemen 3 贝斯手的演出,跟他聊了一晚上。其实说白了也没聊啥,就是感觉一个小脑残粉,朝圣的心态。刚来的时候,还想把Spacemen 3几个活着的人都见一遍,但是感觉不现实。但Jason Pierce后来组的Spiritualized就太大牌了,基本不去小场。倒是鼓手Rosco在伦敦能经常碰到有演出。

 

逆音:那天演的怎么样?

门框:一共有4个乐队,第一个没看到。第二个是个挺不错的太空摇滚,跟Spacemen 3挺像的。还有Ride的主唱 Andy Bell(Mark Gardener),一个人弹一个12弦的木吉他,巨无聊。但是,门票巨便宜,才3镑,其实就是象征性的收一点钱,不是谁都能随便进来。

 

逆音:所以中年堕落摇滚明星的感觉?

门框:都不是明星了,20年前还算个明星。

 

逆音:当地乐手给你的印象怎样?

门框:我感觉他们都是挺认真的,跟我想法差别挺大的。这边乐队挺认真的在对待,我的态度比较随便,工作学习之余的一个爱好,排排练什么的,没想有多大成就。这边对待演出也很认真,当个事儿,国内我感觉就是拿着吉他效果器就去演了,这边还自己租一个车,把设备全都拉上,到场地去,挺麻烦的。

 

逆音:有意思的人遇见过吗?

门框:有一个,之前看过鸟撞演出的中国人。挺意外的默默上联系上的,在斯旺西搜到我了。就这一个吧。

 

逆音:创作的想法?

门框:回国后我就想赶紧搞一首歌曲,献给伟大的斯旺西足球队。

 

逆音:这算是浸泡吸取灵感的一年吗?

门框:因为我们乐队的歌儿主要不是我在创作看,所以,创作灵感不好说。感觉沉淀一年之后,又开始创作,会不一样,就像作家停笔一段时间,突然再写。

 

逆音:如果在这做音乐,什么比较麻烦?

门框:买完东西怎么拿回去。这就是最大问题啊,哈哈,我已经买了太多拿不回去。球衣、盘、鞋,已经寄回去三箱了。这边乐器还是挺贵,还是美国最便宜,ebay上碰到合适的还行。

 

逆音:那干过跟音乐有关的事情,主要就是创作之外的了?

门框:是的,主要就是买盘、看演出。

 

逆音:有筹划把鸟撞带来演出吗?

门框:当然啊,我想明年参加毕业典礼的候回来带鸟撞来演出。

 

逆音:在这边看频率高吗?

门框:差不多一个月一次。掰手指头都能数出来了,第一个月看了John Cale和 Django Django 和Egyptian Hip Hop,然后去曼城看了Wedding present, 第二天看了Spacemen 3的贝斯手 Pete Bassman。然后在 Bristol看的Moon Duo和My Bloody Valentine, MBV是在Birtmingham看的。然后就是今年三月在Southbank看的Iggy和Savages,再来就是 Die! Die! Die!, Dinosaur Jr, Leonard Cohen, Wire.

 

逆音:印象最深刻的几场演出是?

门框:MBV嘛,因为Ricky的关系,他把我搞进Guest List了,然后我早早就去到演出场地看他们彩排了,之后就跟他们瞎聊了会儿,Kevin说买了我们的盘,都把吓傻了,又激动,我都没话说了,就是有点惊了。当时我还问他们,不是说My Bloody Valentine要来中国演出么,微博上在传,不过后来没成。他们去台北的时候,Skip Skip Ben Ben是暖场,但不是专辑录制的那个阵容,他们就说特别想看这个专辑的阵容,真正的那个。然后他们吃饭的时候,就叫我一起吃,我就吃了随便不知道啥东西。 然后他们就还给我拿了可乐喝。演出开始,哐哐哐我耳朵就聋了。我晚上还要赶火车,看完就直接走了。当时也没聊啥,随便闲扯。还有就是Neil Young的演出,到地儿之后取消了,没看成。当时我就拿着票,转了一圈,上那个英国音乐博物馆看了一下,发现没有要演出的意思。我其实也提前收到了Email,但论文搞得我焦头烂额,没仔细看。

 

逆音:那有带鸟撞碟过来这边送人吗?

门框:送给老师一张。哦,对,还给了新西兰的乐队,Die!Die!Die!一张。11年6月一起演出,那时候还在D22。13年8月份他们来卡迪夫演出,我去看他们。这特别有意思,2年前我怎么也想不到来这边上学能碰见他们,就是北京一起演了一次,这次英国碰见特别意外。我送人张盘,换了张黑胶回来,感觉狸猫换太子,赚了。哈哈。

 

逆音:卡迪夫演出场地的感觉?

门框:其实也不是专门的场地,就是有那么块地方,在酒吧里,有乐队来演出,就过来演吧。

 

逆音:印象比较深的?

门框:学校里的场地,Student Union Hall,挺大的。只要不是一线特大牌的,都是Hall里演,但没有学生折,该交钱还得交。

 

逆音:买盘的频率有多少?有多少张?

门框:关键带的很麻烦,从卡迪夫折腾到我锦州 的家里,一路转车转飞机,超过24小时了都。黑胶买了30多张,CD有个六七十、七八十张吧。二手唱片店里的确实便宜,能找到不少好东西,Spritualized 5镑 6张,就跟不要钱一样。超市里的话,买过 1镑的Primal Scream。

 

逆音:本地唱片店有牛逼的吗?

门框:有一个,说是全世界最老的唱片店。其实没那么牛逼,也挺无聊的。我跟老板聊,他说09年看过Carsick Cars,记得那个乐队,在西班牙的一个音乐节。但是我不太信,全世界最老的唱片店怎么在这个破地方。

 

逆音:英国的音乐杂志看吗?

门框:从来不看,太贵了。听音乐还是光听歌吧,乐评、八卦都不是特别感兴趣。

 

逆音:11月回国后的打算呢?

门框:找工作,找房子,然后接着排练。

 

逆音:鸟撞有具体计划吗?。

门框:还是,排练、演出、搞点新歌。明年就5周年了,特别想在五一的时候搞一个巡演,但是被别人给抢先了。但时间确实有点赶,毕竟不是专职乐手。

 

逆音:最近都在听谁的歌儿

门框:今年3月在美国和Carsick Cars一起演出的乐队 Regal Dagel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