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音 | IndieRay » LocoJive

Home » 艺人 » LocoJive

LocoJive

LocoJive(洛克甲午),原名:王硕(1986.11.25 – 至今)宁夏银川人,现在上海工作

最早接触说唱是在2000年,当时无意中购买一张盗版CD,名叫:街头说唱合集,封面是尖叫的Will Smith,里面的歌手当时并不认识,现在回忆起来里面有Beastie boys、will smith、Dr.Dre、Snoop Dogg等。最初是因为这张CD中的那首Next Episode(Dr.Dre Snoop Dogg Nate Dog)而喜欢上说唱的,当时疯狂迷恋Snoop Dogg,不懂什么反压技巧,什么是flow,就是觉得他这样像二流子一样说话很酷,因为时候大概初中二年级,属于特别叛逆的时期,虽然压根听不懂说什么,但是还是努力查字典学习,英文也是慢慢从哪个时候开始积累的。后来开始Eminem、Nas、Jay-z,一度曾经听腻了,因为觉得说的东西都差不多,缺乏深度,真正改变我对说唱音乐看法的是一张不是说唱的说唱专辑,Linkin Park的《Reanimation》,可以说是这张专辑中的歌词内容,奠定了我对说唱音乐内涵的理解,一路挺过来,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直到若干年后自己开始做音乐,那是在2005年刚上大学的时候,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无所事事,泡不到小妞,包括来自学校中以及家庭的各种不顺心(曾经学业面临严重的问题,留级、退学试读、处分),为了给这些情绪找一个出口,便开始写歌。第一首歌就是英文的,写完了就扔了,完全没有感觉,像作文,写学校生活和教育如何让人倒胃口,同时也发现确实英文写作是有别于中文的思路,不是一种感觉,不能用同样的组织方式。后来与朋友成立了佛爷组合,开始了中文创作,内容很真诚,录出来的东西很惨不忍睹,佛爷的初期一直以年轻人内心世界为主题,曾经一度为了迎合市场,搞了一些gangsta还有装牛逼的歌曲,对此不做评价。在做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自己用中文说唱做不出来感觉,又投入了英文创作,在这个期间认识了爵士说唱,于是有了自己的第一首英文代表作Dream,虽然盗用了Nujabes的伴奏,但是那首歌让我对英文创作有了全新的思路。

音乐作为人情感的载体,应该源于自己真实的情感体验,有很多歌手写不出来东西,或者写出来的东西缺乏感染力的原因就是为了写一首歌而去找素材,这些素材应该都是在平时生活中积累的,就好比做伴奏一样,你不能因为今天决定做某一种感觉的歌然后去找sample,其实很多好的有感染力的东西都是被碰到的,我后期的很多歌曲都是带着这样的心态去创作的,不可以去寻找这样的场景,让自己发自内心的去感受,就好比我在与Gavintoo合作的Floating Under The Moonshine在最后写到的一样,Dont Try to seize the feeling,just enjoy it when it’s flashing through your brain.我当时拿到那个伴奏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非常动听,最终决定写月亮的原因真的就是我放着这个伴奏,关了灯,透过窗子望向天空,在那一刻,我过去见到的场景,比如骑着扫帚的女巫、辽阔海面上月光的倒影、你内心中向往的女子、宇宙等等画面都浮现在你眼前,我所做的就是用语言描述我看到的,然后像制作人做beat一样,组织、剪切、拼贴就成了那样一首歌。这些体验不一定都是来自你真实的空间时间上的,我强调情感体验,我们看到一部感人的电影情感和价值观都会发生变化,最主要你要学会捕捉这样不经意的感受,刻意的去追寻只能让你陷入对词语的修饰之中,你写出来的东西会空泛、缺乏感情。Like a bird【试听】那首歌很多朋友都很喜欢,那首歌如果你看懂了,其实很简单,我并没有用什么复杂的词汇,其实每一句话就是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对比,就是我过去在新闻中,电影中,在所有媒体平台上看到的图片,我想起来一张写一张,然后组织一下就好了,但是我觉得那首歌写的很有针对性,我一直努力让自己的音乐保持中立,中立的意思就是我从来不说“对错”,我只是说事儿,说我看到的,你说它错了,那么它就是错的,你说它对了,它就是对的,我希望我的音乐能给人更大思考的空间,而不是像很多歌手在歌曲中给事情下定论,因为我不希望我的歌有任何倾向性,内容可以有倾向,但价值观一定是温和的,即便我自己有其他思考方式,但是歌里的内容一定是给听众留下空间的,让他们自己去判断和感受的空间。

很多人都问我有关英文创作以及我为什么不用中文的原因,这些完全都是个人爱好,中文说唱有足够多的人去支持和创作,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崇洋媚外,因为这种音乐本身就不属于中国,一提到说唱人们自然会想到某一种语言,某一种人种,就会想到“Yoyoyo”。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是说唱歌手或者mc rapper之类的,这些词汇其实已经是被曲解的内容,或者说我对这种音乐的理解和大众对他的理解是有区别的,我相信现在很多说唱音乐人都不希望自己被这样称呼。其实我也很少和国内同类音乐人交流,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觉得我更喜欢现实中的人与人的关系,当然,为了提高这张专辑的含金量,我寻找了一些国外的音乐人合作,都是从我非常喜欢的艺人中选的,能和他们合作很荣幸。未来还会坚持用英文创作,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