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音 | IndieRay » Catherine:暗夜中的呼号

Home » 艺人 » Catherine:暗夜中的呼号

Catherine:暗夜中的呼号

文/朵

      第一次听到Catherine Ribeiro是口袋音乐特刊《女人花》的附送CD曲目推荐,那首叫做Les Fées Carabosses 的歌,在5分11秒内彻底把我打败。Catherine的声音充满了让人难以想像的力量。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那些长久以来的苦难仿佛被磨砺成一块块细小的碎片,它们像玻璃一样通过泯含沧桑的声音割着你的心,直到割出血来。

      从那以后,我就着了她的魔。

      Catherine在网络上的中文资料几乎没有,Google一下不是法文就是英文,对于我这个仅受过典型中国式英语教育的人来说,连蒙带猜地大概做了一个了解。她的专辑到处也搜寻不到,我只有守着唯一的一张74年的作品《Le Rat Débile Et L’Homme Des Champs》。

      Catherine Ribeiro出生于1939年(又说1941年)的法国,父亲是葡萄牙移民。在那个动荡的时期,小Catherine经常被妈妈关在小黑屋(地下室)里,童年就这样在无尽的战争和黑暗中度过,Catherine的刚出生不到一岁的弟弟在那个时候又突然死去。这些经历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那时的她更经常出入于精神病院。

      1963年,Catherine参演了法国新浪潮导演戈达尔的影片《卡宾枪手》(Carabiniers, Les,又译“枪兵”),这是一部关于战争与革命的影片,是“戈达尔讽刺人性的史诗”;1969年,Catherine有了一支乐队2bis,领军人物为Patuice moullet,同年以Catherine Ribeiro+2bins的名字出了第一张同名专辑;1970年,2bis更名为Alpes,出版了第二张专辑《Catherine Ribeiro+Alpes》,随后的一年,他们签约Philips公司,Catherine一系列比较知名的专辑都是在这个时期发行,而这些专辑大部分是由Patuice moullet主要创作;1971年Catherine的女儿出生,也激发了她创作了很多作品。

      70年代无颖是Catherine最为辉煌的时期,期间她除了与Alpes乐队一起进行创作,77、78年以个人的名义发行了一些作品,还和其它的艺术家进行一些合作;80年代Catherine的创作开始减少;98年写了一本关于其童年经历的书并出版。

      听过Catherine的人都会一下就记住她,她的声音在实验性色彩极强的乐器交织声中不停地撕裂、扭曲,一会放肆地大笑、一会是致命的哭泣,在外文网站上看到一些标签定义她的风格:民族摇滚、另类、实验……?给一种音乐贴标签是很困难的事,音乐这种包含不定性与强大的可能性的东西是无法用一两个标签就能够说明的,所谓只能意会、不可言传。我给Catherine贴的音乐标签是“Catherine Ribeiro”。

      在她的第5张专辑《Le Rat Débile Et L’Homme Des Champs》中,四首曲子无不是异常精彩之作。无论是吉他、低音BASS、急促的鼓还是小提琴,加上Catherine张力十足的嗓音带领你的情绪逐渐上升、迸裂、爆发。用老美的话来说就是:Oh, that voice!One moment tenderly whispering, and the next moment woefully wailing, she nobly embodies sensuality, passion, anguish and ecstasy.

      最后一首长达25分多钟的实验曲目中,BASS独奏和奇怪的打击乐开篇,之后随着Catherine的一声哀号,乐曲像潮水般向面前涌来,逐渐逼近、强烈、把你包围,小提琴颤抖着、扭曲着,Catherine一直在愤怒地说话,高喊,听不懂法文说的什么,外国人说她在唱“平等、友爱、自由”。18分56秒,她终于开始尖叫!神经质的小提琴一直在左右游离,吉他造出来的种种怪音、马蹄般急促的鼓点,和Catherine的嘶叫一起加速、用力、达到高潮,而后平静下来,响起神秘异教般的旋律,庞大的声部像一座宏伟的教堂,迅速瓦解、坍塌,于是我又崩溃了。

      结束后我愣在那儿,抠抠耳朵眼想作出点反应,最后我只能说,太伟大了、太牛B了!要知道,这可是1974年的作品,由LP转过来的录音还夹杂着像老电影屏幕上点点雪花的声音,性感极了。

      我一直在寻找Catherine Ribeiro的其它专辑和一些资料,这个魔鬼般的法国女人,彻彻底底地让我着了魔。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